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“雪域信使”其美多吉:行驶在路上 才有幸福的感觉
发布时间:2019-09-23 15:56:10来源:爵士城-爵士城娱乐-爵士城官网点击:22

  

  “我小时候,高原上的车很少,在我家乡,第一份报纸是邮车送进来的,第一份中专生的录取通知是邮递员送来的。如果能当上邮车司机,多光荣、多神气啊!”

  “只要有邮件,邮车就得走;只要有人在,邮件就会抵达。”30年来,其美多吉一直抱着这样的信念。

  外出好几天,其美多吉总会想起他的“老伙伴”——他的邮车。

  在平均海拔高于3500米的雪线邮路上,其美多吉用30年时间和“老伙伴”一起跑了140多万公里,运送省内邮件37万件,工作途中曾遇歹徒持刀抢劫,身中17刀,肋骨被打断四根,头盖骨被掀掉一块……

  1月24日,说起这次外出,其美多吉笑着说,好几天没摸过邮车的方向盘了,还有点不习惯。

  实现儿时梦想

  当上邮车司机 一开就是30年

  其美多吉出生于1963年,他的身材依然健硕,而他的脸上写满岁月磨砺的沧桑,但他的眼神中却透露着坚毅,“能从事喜欢的职业,实现儿时的梦想,我是有多幸运啊。”

  其美多吉说,“我小时候,高原上的车很少,在我家乡,第一份报纸是邮车送进来的,第一份中专生的录取通知是邮递员送来的。如果能当上邮车司机,多光荣、多神气啊!”

  18岁那年,其美多吉买了一本汽车构造和汽车修理的专业书籍慢慢钻研,没想到后来成了还不会开汽车就先会修车的人,在当地还小有名气。“拿到驾驶证后的1989年,德格县有了第一辆邮政车,我就去应聘,可能因为在当地开车修车还颇有名气,一去就聘上了。”

  1989年进入邮政企业后,其美多吉的路线几乎没变,从四川甘孜县城向西行进,邮车便开始翻越海拔6168米、有着“川藏第一险”之称的雀儿山。路面随着海拔攀升不断收窄并越发颠簸。车轮碾过之处,尘土卷着碎石滚下百米悬崖。这样的线路,其美多吉坚守了30年。

  再险再难也无畏。“只要有邮件,邮车就得走;只要有人在,邮件就会抵达。”抱着这样的信念,30年来,其美多吉6000多次往返于甘孜与德格之间,行程140多万公里,约等于绕了赤道35圈。他驾驶的邮车从未发生过一次责任事故,圆满完成了每一次邮运任务。仅2018年,其美多吉带领班组安全行驶62.49万公里,向西藏运送邮件41万件,运送省内邮件37万件。

  如今,其美多吉是中国邮政集团公司四川省甘孜县分公司长途邮运驾驶员。2016年,其美多吉所在的康定一德格邮路车队当选交通运输部“中国运输领袖品牌”;2018年,康定一德格邮路被交通运输部命名为“其美多吉雪线邮路”。其美多吉本人曾获“中国好人榜”“四川省五一劳动奖章”“2016年度感动交通十大年度人物”等称号。

  不向磨难低头

  曾身中17刀 康复一年再上邮车

  雪线邮路上,漫天的风雪让人无法分清天空和大地时,其美多吉的邮车总是在雪山之上碾出第一道辙。

  川藏线甘孜段经常遭遇暴风雪和泥石流,塌方滑坡也是常事,很多路段只能单边放行,通常是邮车打头阵。邮车过了,其他客车、社会车辆才敢小心翼翼地通行。

  其美多吉的线路要途经“川藏第一险”——雀儿山垭口。垭口海拔5050米,是四川最高的公路垭口,道路曲折险峻,几乎是在绝壁上开凿的,一面是碎石悬挂,一面是万丈深渊。对道路不熟悉或技术不过硬的司机,根本应付不了这里的路况。

  据了解,2017年雀儿山隧道通车前,其美多吉每月要在这条路上往返很多次。他说,“每次经过这里,都要小心翼翼地查看左右车况。”逾十吨的邮车经过这里,每一次加速、换挡、转向,都如同与死神博弈。

  谈起第一次翻越雀儿山,其美多吉印象深刻,“路面窄,我比别人速度慢很多,后面的车不断按喇叭想超车,但没地方让,只能开到路宽的地方停一下。因为真的太紧张、太小心了,车速不超过10码,停下来时,我发现车轱辘都发烫了。”

  事实上,人烟稀少的川藏线上,邮运员不仅要面对高寒、灾害性天气等危险,还要做好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。

  2011年,其美多吉即将结婚的大儿子突发心肌梗死,撒手人寰,这场打击让其美多吉变得沉默寡言。2012年7月,其美多吉驾驶邮车返回甘孜,遭遇一众歹徒持刀抢劫。他身中17刀,肋骨被打断四根,头盖骨被掀掉一块。出院后,左手因为肌腱断裂一直无法合拢,其美多吉不得不暂别岗位。接连遭遇精神和身体的重创,其美多吉并没有向磨难低头。为了重返邮路,他四处求医,依靠过程极度痛苦的办法使左手康复。一年后,不顾同事和家人的劝阻,其美多吉再次开上了邮车。

  “就像歌手到了舞台上,他才会找回灵感和激情。我也只有到了邮车上,行驶在路上,才有这种幸福和快乐的感觉。”其美多吉说。

  30年的坚守

  从未想过放弃 如今儿子追随入行

  工作上,再多苦难,其美多吉说起来都是掷地有声,但说起家人,他的声音弱了下来。

  30年来,其美多吉没有在运邮途中吃过一顿正餐。只在家里过过5个除夕,两个孩子出生时,他都在运邮路上……

  “过年时,别人都回家和家人孩子团聚了,只有邮政车还在孤单地行驶,那时候真的感觉对不起家人,心里也很牵挂家人。”其美多吉坦言,那时候心里会特别愧疚,“心里会有酸楚的感觉。还有六一儿童节,大多数孩子都有父母陪着。我小儿子问我,爸爸,别的小朋友都有父母陪,为什么我没有?当孩子这么说的时候,我内心真的极其不是滋味,特别惭愧。”

  即便如此,其美多吉还是从未有过放弃的念头。“家人的理解和支持肯定是最大的坚持动力。”其美多吉笑言,现在小儿子成了自己的“领导”,“他负责我们线路的调度,我对他从事这个工作也是非常支持的。”

  原来,为了弥补对孩子的亏欠,每次收车回来检修车时,其美多吉就会带着孩子一起,久而久之,小儿子扎西泽翁也喜欢上了这份工作。如今,扎西泽翁已是甘孜县邮政分公司网运调度员,他们成了邮路上的“父子兵”。

  扎西泽翁说,“以前对父亲的工作不是很了解,就觉得老爸无所不能,现在自己也从事了这份工作,有时候会害怕他路上出现什么状况,但我还是支持他,因为开车的时候父亲是快乐的。”

  扎西泽翁选择这个行业,的确是受到父亲的影响。“父亲特别喜欢车,感觉他的工作很潇洒,所有人都夸我老爸,你家老爸开车开得特别好,这让我很自豪,对他的工作也很向往。”

  其美多吉驾驶技术好、路况熟,川藏线上无人不知,很多人都劝他换个更轻松更挣钱的工作。他轻轻地摇着头说,“这份工作培养了我,我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!”

  雪线邮路上的30年,其美多吉见证着祖国对藏区的巨大扶持,看到了家乡日新月异的巨变。其美多吉说:“看到老百姓拿到包裹的笑容,我就知道,党和国家时时刻刻关心着这里,我要感恩。”